免费健康热线: 029-33312010
联 系 我 们
24小时免费热线:029-33312010
预约挂号:029-33338159
客服微信:18064385658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渭阳西路西段2号
QQ:
当前位置: 首页>> 动态资讯

杜雨茂学术思想与临证经验集锦032~临床经验 (三)

更新日期:2020-10-29   已浏览:304次  

接上篇

杜雨茂教授辨治肾脏疾病学术经验

张振忠

6  异常情况的处理方法

  在肾脏疾病的发病过程中,往往出现一些异常情况,亦需要单独处理,以加强疗效。于此,业师形成了自己的经验体会,现介绍如下:

6.1 急进性肾炎

  在临床治疗过程中,患者突然出现少尿或尿闭、血尿(常见肉眼血尿、化验尿EBC在+++以上)、尿蛋白量多(++以上)、舒张压多在13kPa以上,以常规处理方法未见好转,而呈进行性加重者,多为邪实内阻,浊邪急壅而致,故应配合用温阳活血、清热泄浊之剂的灌肠疗法,以顿挫病势。常用:大黄15g、附片9g、牡蛎24g ,蒲公英18g,鹿衔草24g,红花12g,丹参30g,泽兰30g。水煎二次,滤汁灌肠,视其病情轻重,每日一次或隔日一次,多有良好效果。

6.2  易感冒问题

  各种肾病,由于机体抵抗力低下,在慢性期及急性肾炎的恢复期易患感冒。可针对具体情况处理。一般情况下,证情偏气虚、偏阴虚者,轻型感冒,可在原方辨证基础上加数味药以调理,待其外邪解后,自可清除。若证情偏阳虚,如脾肾阳虚或肾阴阳两虚偏重者,可在方中加温经解表药;如系阴虚外感者,可合归葛饮(当归、葛根)加荆芥、桑叶而用之。重证感冒宜先治感冒,待愈后再专治肾病。

  风寒袭表:恶风或恶寒,无汗,鼻塞或头痛,应加苏叶、荆芥各9g以疏风散邪。

  风热袭表:发热或发热恶寒,或汗出,或舌边尖红,或脉浮数等,加柴胡10g、二花15g、连翘12g、葛根12g等。

  肺气不宣:证见咳嗽、咯白粘痰,加杏仁10g、贝母10g;若咳嗽,咯痰粘稠,加桔梗10g,鱼腥草30g、黄芩9g以宣肺清热。

6.3  水肿不退,小使不利者

  一般而言,各种肾脏疾病患者多有水肿及小便不利,若能针对病机,进行辨证论治,多能获效。但严重的水肿,如伴见腹水、胸水以及应用常规治法而小便仍不利者,需随证予以特殊处治。

  ①攻逐水饮:若在辨证论治的过程中。突然出现腹水、胸水,或原有胸水、腹水不能消失,则应急开支河,在用五苓散与五皮饮疗效不显著时,可适当依据病情选加逐水之品,如二丑、葶苈子等中等度峻利之药;若仍不效,可加用商陆、大戟、芫花攻逐水饮。但应注意,此类药物毕竟为攻破之品,易损伤真元,一旦奏效,即应减量,进而逐渐更换药物,不可过剂,否则病情易发生变化。

  ②调畅气机:一味淡渗利湿,选用泽泻、茯苓等药不效者,其基本原因在于气机不通,水邪未能达于膀胱。此时,即使再用攻逐之品,亦难奏效。因此,应在治法上根本转变,应着眼于气化,察其气机是否通畅?适当加入行气温化之品,促进膀胱气化功能,则水液自然外排。据大量临床实践证明,该法确有事半功倍之效,业师常用毕澄茄、沉香、槟榔、桂枝、大腹皮之属,意正在此。

6.4  关于激素的应用及撤减问题

  西医对多种肾脏疾患,多用肾上腺皮质激素治疗,固有较好的疗效,但因激素的副作用及撤减的困难,在临床上形成了极大的难点。业师认为,对病情严重,或对激素敏感者,或已应用激素,减量或停药后症状及尿蛋白出现明显反跳现象者,可在继续应用激素的同时,适当给予中药疗法。待疗效稳定后,再逐步减少激素用量,逐渐撤去激素,继续服用中药。待无反跳现象,再单独用中药巩固2~3个月,然后停用中药。但值得注意的是,对激素敏感者,在撤除西药时,一定要慎重,缓慢,否则欲速则不达。同时,在激素的应用或撤减过程中,应恰当的应用中药,以对抗和减轻其副作用。

  ①滋肾清火:在长期临床实践中,业师认识到,激素导致的副作用,多相似于肾阴不足,相火妄动的表现:如颜面潮热,手足心热,烦躁,面部及胸背部起座疮,或口干、耳鸣等。故应以滋肾清火之法,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加入女贞子,旱莲草、生地、知母、粉丹皮等。   

  ②壮肾气  对于服维持量激素或减量激素,从而出现腰痛或腰腿酸软,其寒热征象不明显者,此为肾气不足所致,故应加入桑寄生、杜仲、鹿衔草、淫羊藿等。从临床看,很少因服用激素而致单纯肾阳虚者。往往在久服之后,首先导致阴虚为主,而后才形成阴阳两虚。故在治疗上,仍应以滋肾阴,壮肾气为主,以防减停激素后,出现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不足而产生的肾上皮质功能低下的类似肾气虚证候。

6.5  小儿用药问题

  各种肾病,小儿并不少见,因儿童期间,年龄区段较大,不同年龄对药物的耐受量不同,故应区别对待。其用药情况应遵不同年龄和不同体质而异,业师常分两种情况对待:

  ①一般情况:发育正常,身体素质较好者,8~14岁,用成人2/3量;6~8岁,用成人1/2;6岁以下,用成人1/3量。

  ②特殊情况:

  a.体质较弱,发育不良,后天失养,易罹患疾病者,用药应慎重:8~14岁,用成人1/2量;6~8岁,用成人1/3量;6岁以下,用成人2/5量。

  b.发育一般,病情顽固,一般经治后服药20~30剂,病情变化不大,自觉症状无显著改变,尿蛋白或尿RBC下降,8~12岁即可用成人量。

6.6  妇女月经,妊娠期用药

  因妇人生理特点不同于男子,治疗用药应有区别:   

  ①月经期:已辨为太阳表证,少阳病证及阳明经腑证等各证型时,尿中RBC(++)或兼有瘀血,方中用有过于寒凉之品、活血化瘀药如丹参、赤芍、红花及凉血止血药生地、大小蓟、公英等,宜停用或减量,以免致经血过多或骤停。全方中的寒凉或辛热太过之品,宜停用3~5天,以免凝滞经血或血热妄行。

  ②妊娠:患有肾脏疾患,如肾盂肾炎,肾小球肾炎等属慢性者,一般不宜怀孕。如已怀孕之肾功能不全,各型肾炎患者,若不终止妊娠,则碍胎药不宜用,以免流产或生其它变故。如红花、丹参、附片、桂枝、三七等不宜用或不应量大(宜减1/3量);若在妊娠5个月以前,则生益母草,川牛膝、大黄亦不能用,以免流产。

6.7  皮肤瘀斑

  过敏性紫癜性肾炎可出现皮肤瘀斑,其它肾病若血小板减少,亦可出现皮肤大块紫斑。如病情轻者,恰当施治,预后一般较好。但部分病人病情顽固者,易发展成为慢性肾功能衰竭;若病势严重,呈急进性肾炎状态者,每伴有迅速发展的肾功损害,此时若治疗措施不力,病人大多于半年到一年内死亡,应引起高度重视。对其治疗,原则上仍按六经辨治,但毕竟该病为血分热毒为患,故应重视凉血止血,解毒散瘀,在上述分型论治的基础上,随机佐入生地、丹皮、生益母草、大小蓟、丹参、白茅根,仙鹤草之属。若为单纯血小板减少引起,则应补脾益气,酌加黄芪、白术、当归,三七、仙鹤草等。

[原载于《陕西中医函授》, 1994,(4):1~6] 

>
免费热线:029-33312010
预约挂号:029-33338159
客服微信:18064385658
医院地址:
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渭阳西路西段2号

    微信咨询